最新消息‎ > ‎

詩、對聯與書法

張貼者:2010年8月15日 上午6:19賴漢章   [ 已更新 2010年8月15日 上午7:20 ]
作者:陳耀安 老師(大雅國中退休國文老師)
 
本文為陳耀安主任於九十九年台灣區書法種子教師暑期研習擔任講師之講稿,感謝陳主任提供本會刊登以饗宴讀者。
 
一、前言
 
       前些時媒體報導,高鐵車廂內的放置架用途標示,由中文翻譯為英文不正確。最近又報導澎湖縣七美鄉的「七美」英文標為Seven America鬧成笑話。中英文標示的文字是否正確,媒體很關心,相關單位也及時更正,以兔誤導群眾,令人敬佩。
 
       可是我們日常使用的漢字,不論在路上,在街上,在各種公共場所,也時常發現使用不正確的案例。尤其是有對聯裝飾的地方(註1),上下聯是否顛倒,詞性平仄是否調和,聯意是否貼切,幾乎沒有人提出探討,任他一錯再錯下去,幾至積非成是,令人慨歎。
 
      書法美學和對聯與詩有非常密切的關聯性。對聯或詩常是書法美學的題材。對聯的形式,是由詩的架構演變而來的。書家書寫的對聯,也要具有對聯的文學藝術,藉此機會提出探討,冀望學者方家指正。
 
 
 
二、詩、對聯與書法
 
       文字是人類表達思想的符號。世界上的文字類形語音不知凡幾,除了表達思想功能之外,兼具書法美學藝術及聲韻詩歌藝價值的只有漢字。就書法美學而言;從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古隸、八分、章草、今草、狂草、正書、行書等字體,可由書家運筆,各具高度的美學藝術,非其他文字所能企及。
 
       對聯有一定的格律,也要有寄意,這和詩律一樣,務必遵守。
 
1.詩(註2)
 
       詩;就目前文壇而言有新詩、古詩之分。新詩也稱白話詩,也有人用白話詩寫對聯,古詩又分古體詩和近體詩。唐朝的詩以五絕、七絕,五律、七律為主,稱為近體詩,在此以前的詩體稱為古體詩。
 
      古體詩;唐以前,如漢魏、六朝的詩,包括不講究格律的自由體式詩。只注重自然音節。沒有固定格律。句數長短不拘。但原則以雙數為主,但唐人也有奇數的古風。句子字數也長短不一,但也有整齊的,押韻;有連句韻,隔句韻,也有三句或四句押一韻的。有的全首平聲韻,有的全首仄聲韻,一首之中,韻腳任意變換,也有通韻、轉韻。也可用重複韻腳,平仄法自由,但有一定限度。
 
      近體詩,也稱今體詩,格式、規律和古體詩相反。
 
在章法上(註3);
 
律詩;每首八句。每句七字或五字。
 
排律;短者十句,長者句數不定,但以雙數為限。
 
絕句;每首四句,每句七字或五字。
 
律、排、絕句,除開頭出句與對句接連用韻之外,其餘限隔句押韻。
 
但也有開頭出句不用韻者。
 
律、排都限用平聲韻,但絕句押韻可由作者任意決定平或仄。
 
不論律、排、絕句,限一韻到底,不得換韻。也不得有重複韻腳。除開頭出句外,其餘出句末字,限用仄聲。
 
平仄格律,不論律、排、絕都有平起、仄起兩種,作者可擇用之,但有嚴格區別,慎勿連用。
 
近體詩的對句格式,就是對聯的模式。
 
2.對聯
 
對聯的別稱很多;如對子、對句、楹聯、楹帖‥‥。
 
對聯形式的文體起源很早。在詩經、楚辭、漢賦、六朝文體中時常出現。後來運用於桃符,以文字取代了神荼、鬱壘,成為對聯。
 
清代梁章鉅(1775-1849)的《楹聯叢話》開頭就說:
 
嘗聞紀文達師言;楹帖始於桃符(註4),蜀孟昶「餘慶、長春」一聯最古。但宋以來,春帖子多用絕句。其必以對句、朱箋書之者,則不知起於何時也。蜀檮杌(註)云:蜀未歸宋之前一年歲除日,昶令學士辛寅遜題桃符於寢門,以其詞非工,自命筆云:「新年納餘慶;佳節號長春」。實後來楹帖之權輿。但未知其前尚有可考否耳?
 
後人論及對聯的起源,都以此為依據。但是依一九九九年,北京中華書局出版的《文史知識》第四期所載敦煌研究員譚嬋雪的「最早的楹聯」推論,對聯該產生於晚唐以前。
 
該文引述如下:
 
(斯坦因劫經.第O一六O號)
 
歲日:三陽始布,四序初開。福慶初新,壽祿延長。
 
又:三陽(註6)始,四序來祥。福延新日,慶壽無疆。
 
立春日:銅渾初慶墊(原文「慶墊」指福慶呈祥),玉律始調陽。五福除三禍,萬吉〈殮〉(註7)百殃。寶雞能僻az(避)惡,瑞燕解呈祥。立春(著)戶上,富貴子孫昌。
 
又:三陽始布,四猛(註8)初開。固往,逐吉新來。年年多慶,月月無災。雞辟惡,燕復宜材。門神護衛,厲鬼藏埋。書門左右,吾儻康哉。
 
上列的對偶句,都是對聯的架構。歲日、立春日,都透露習俗的訊息。「書門左右,吾儻康哉」,更明白的告訴我們,是寫在門的左右兩邊的楹句,或許可過著平安快樂的日子。又從其《啟顏錄》抄本末題「開元十一年捌月伍日寫了」的記載推算,開元十一年是西元七二三年,較孟昶的「餘慶、長春」聯提早了二四一年,由此可知,在此之前,楹聯已經流行了。
 
北宋王安石「元日」詩;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證明了當時楹聯已盛行,開啟了文人熱烈參與春聯寫作的新頁(註9)。
 
「蘇東坡在黃州,一日逼歲除,訪王文甫,見其家方治桃符,公戲書一聯於其上云:門大要容千騎過;堂深不覺百男驩(註10)。
 
陳欽忠教授說:文體演進的公式‥‥起自民間的俗體,在成為正式的體製之前,往往是從文人的試作開始。俚俗的春聯進步到文學性的楹聯,乃至後來的法書對聯,文人學士的參與是不可或缺的(註11)。
 
元代趙子昂過揚州迎月樓趙家,其主求作春聯,子昂題曰:春風閬苑三千客;明月揚州第一樓。主人大喜,以紫金壺奉酬(註12)。
 
明太祖朱元璋更是提倡有加,曾於除夕傳旨:「公卿庶士家,門上須加春聯一副」。還親自微行觀訪。朱元璋尤好作聯。嘗贈中山王徐達(註13),學士陶安(註14),傳為佳話。以帝王之尊,親自倡導對聯文學,真是「上有所好,下有甚焉」。對聯發展的條件,於焉形成。
 
滿清入關之後,以漢治漢,學習漢化,籠絡漢人,皇室諸公亦雅好對聯,酬酢書懷之風氣甚為流行,對聯的形式,從四言短聯,到百言以上的長聯都有。對聯已成為一種獨特的文學作品。「幾與詩詞鼎足而三」之勢(註15)。
 
《陳香。古今楹聯叢談》:聯語是詩文的骨髓,是裝潢的要件,是攻心的利器,由此可知對聯的文學藝術價值。
 
 
 
對聯的作法(註16):
 
對仗工整、措辭典雅、切合事實。
 
對聯的種類:
 
形名對、運典對、集句對、嵌字對、異類對、雙偶對、聯綿對、賦體對、疊字對、疊韻對、雙聲對、連珠對、平整對、形容對、借字對、迴句對、借聲對、實名對、自成對、側切對、聲側對、同類對、
 
鄰近對、虛實對、絞鏈對、交股對、背體對、假想對、韻側對、疑問對、譏諷對等等,因篇幅所限無法一一詳述,只能在講課時略舉一二。
 
3.書法
 
有關書法的學習,已由可敬的教授專家作精闢的闡述了,本人謹就當今科技發達,電腦普遍,文字使用電腦化方便,有如芝麻開門的方便。又何必浪費寶貴的精力於書法學習呢?特此引述前人對書法學習的認知。
 
柳公權:心正則筆正。
 
項德純:正書法所以正人心。
 
曾文正公:人之不善書,則如山之無木,人之無衣。
 
蘇東坡:明窗淨几,筆墨紙硯皆精良,亦是人生一樂。
 
于右老:寫字是人生最快樂的事。
 
康南海(註17):或曰書自結繩以前,民用雖篆草百變,立義皆同。由斯以談,但取成形,令人可識,何事誇鍾衛,講王羊。經營點書之微,研悅筆札之麗,今祁祁學子,玩時日於臨寫之中,敗心志於碑帖之內乎。應之曰:衣以揜體也,則短褐足蔽,何事采章之觀。倉以果腹也,則糗黎足飫,何取珍羞之美?垣牆以蔽風雨,何以有雕粉之璀璨?舟車以越山海,何以有幾組之陸離?詩以言志,何事律則欲諧?文以載道,胡為辭則欲巧?蓋凡立一義,必有精粗,凡營一室,必有深淺。此天理之自然,匪人為之好事。
 
揚子曰:斷木為棊,梡革為鞠,皆有法焉,而況書乎?
 
三、結 論
 
       詩、對聯和書法要講求合一。詩、書要精鍊。明白的說,書法、對聯都要同時講究,對聯除了書法美學的表現,對聯格律的文學藝術也要同時呈現。對聯才有價值,才能傳諸久遠,形成精緻的文化。
 
1.書家創作聯句,要合乎律則,講究意境。
 
2.若揀擇前人聯句,要留意版本內容是否正確,若有存疑,應詳查原委,不可隨意書寫,以訛傳訛。
 
3.近年來每逢舊曆年除夕前,常有社團舉辦春聯揮毫,免費贈送活動。屢見所寫聯句舛誤,不堪入目,無異造成負面影響,值得警惕,主持人對書法、聯語是否內行。
 
4.各地寺廟的對聯特別多,主管機關不妨作個寺廟對聯普查。將各寺廟的對聯彙整之後,聘請專家學者作正誤分類,並作正面的倡導措施,必能挽救對聯文化的沈淪,營造社會的讀書風氣。
 
5.考試領導教學(註18),教學造成學習風氣。各類考試的試題,要包含詩書對聯的題目,也要有適度的難度,藉以提高踏實的學習風氣,可以詩、對聯和書法,締造精緻的社會文化。
 
 
 
註1:寺廟的對聯特別多,錯誤的也很多,新建的寺廟對聯幾乎全錯,如潭子鄉觀音亭三川殿新建完成十六個楹聯沒有一副正確。
 
註2:詩,有古體詩,近體詩和現代詩(白話詩)之分,古體詩偶有對句出現,也是對聯源流之一。近體詩的對句,可說是對聯的主流,現代詩也可作對聯,也要遵守平仄,不只是句子語體化。如「噫,那裏放炮;啊他們過年」。本文以古體詩和近體詩的結構關鍵為主,特此說明。
 
註3:黃勗吾《詩詞曲的研究》(台北.華聯出版社.1966.12)頁6-8。
 
 
 
註4:梁朝《宗懍.荊楚歲時記》門房設二板,以桃木為之,畫神荼、鬱壘以驅邪?謂之桃符。一年一換,後來以文字聯句替代神荼、鬱壘,成為春聯。但春聯仍稱桃符。(長2尺或3尺,寬4寸或5寸)。
 
註5:檮杌:張唐英著。指後蜀之史也。《孟子》楚之檮杌。蓋取記惡垂誡之意。
 
註6.原文缺字以□標示,以下同。
 
註7:原字跡模糊,經推斷,為(殮),故以( )標示。
 
註8:經考證,「四猛」是「四孟」。指四時之孟月。《漢書.劉向傳》:日月薄蝕,山陵淪亡,辰星出於四孟。
 
註9:《法書格式與時代書風之研究》正大筆墨莊發行,2002.10增2版,頁201。
 
註10:《墨莊漫錄》宋,張邦基撰,十卷。自序稱性喜藏書,隨所寓榜曰墨莊,故以為名。其書多記雜事,亦頗及考證。博識典核,宋人說部之可觀者。
 
註11:同註9,頁201。
 
註12:清.褚人獲《堅瓠集》。
 
註13:贈徐達聯曰:破虜平蠻,功貫古今人第一;出將入相;才兼文武世無雙。
 
註14:贈陶安聯曰:國朝謀略無雙士;翰苑文章第一家。
 
註15:同註9,頁205。
 
註16:范叔寒著《中國的對聯》(台灣省政府新聞處:1982.5)頁13-17。
 
 
 
註17:康有為《廣藝舟雙楫》(台灣商務印書館1970.5)頁5-6。
 
註18:98年國中基測試題國文科(一之24),辨別上下聯的次序,試題以圖面標示四副春聯,A.B.C.D.何者為正確的選擇。
 
A.上聯:千瑞臨門生佳氣; B.上聯:五福星臨吉慶門;
 
下聯:萬福集堂聚太和。 下聯:三陽日照平安宅。
 
C.上聯:日進無疆利路通; D.上聯:陽開運轉曙光和;
 
下聯:川流不息財源廣。 下聯:寒盡春回生意滿。
 
以上聯句腳用仄聲,下聯句腳用平聲,為正確,答案是A。
 
其餘B、C、D的句腳都是上平下仄,當然是否定的。但筆者用平仄符號加以檢驗,A式雖是答案,但句中平仄其實不諧調,試看上下的偶數字,「瑞、福」,「門、堂」平仄是關鍵,平仄沒對開,是嚴重的缺失。只要考生徒認聯語句腳上仄、下平。句中平仄錯亂,不知出題者或薦稿者認知何在?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