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 ‎

漢客語對照詩

張貼者:2011年3月6日 下午5:54賴漢章   [ 已更新 2011年3月6日 下午6:18 ]

(感謝作者葳蕤先生提供精采詩作,刊登本會網站,以饗讀者。)

作者:葳蕤

臺灣新竹人,喜歡文學創作,尤其為新詩,曾獲得「哈客(HAKKA)文化在台中」客家文化薪傳獎徵文活動,新詩大專組優等獎;文建會「好詩大家寫」成人組優等獎;「甜根仔草文藝季」徵詩暨歌詞比賽社會中文組優選獎;「台語話鄉鶯詩歌朗讀暨徵文比賽」徵文比賽佳作;「2010秋詩篇篇桂花詩詞徵文比賽」月桂獎;新竹市客家語兒童文學成人組詩歌類佳作等。作品發表於臺灣《笠詩刊》、《臺灣現代詩》《乾坤詩刊》、《掌門詩刊》、《大海洋詩刊》、《客家雜誌》等,香港《字花文學雜誌》,以及人間福報、馬祖日報等報刊。

 

河流圍巾

 

圍巾是河流

在你的肩頸

蜿蜒過了思念

 

河壩圍巾

 

圍巾係河壩

佇你个肩頸

糾糾个過了思念

 

 

 

 

 

 

毛茸茸的小東西

抖著尖銳的頭顱

彈丸似的身軀

躡手躡腳的

怯怯的嗅聞著

周圍零落的氣息

沒有理由的囓咬著

囓咬著孤獨

 

鼠仔

 

毛茸茸个小東西

抖著尖銳个頭那

像銃子个身驅

偷偷躡躡个

驚驚个鼻著

周圍零落个氣息

無理由个囓咬著

囓咬著孤獨

 

 

 

 

 

 

遺忘

 

海的遺忘是

潮汐的來回

山崖的遺忘

是風的蝕刻

善於遺忘的動物

遺忘如雜草蔓延

如葉片飄落

化作沙、土、泥

化作雨、露、雲

悠悠然流向下游

 

遺忘

 

海个遺忘係

潮汐个來回

山崖个遺忘

係風个蝕刻

當好遺忘个動物

遺忘像雜草蔓延

像葉片飄落

化作沙、土、泥

化作雨、露、雲

悠悠然流向下游

 

 

 

 

 

蝴蝶

 

逐著風

如飄散的落葉

於花草叢中跳躍

癡欲於

縈繞瓣朵中的

無心的花蕊

 

蝶仔

 

逐著風

像飄散个落葉

佇花草墩肚跳躍

癲癲倲倲於

踩踩踏踏瓣朵肚个

無心个花蕊

 

 

 

 

 

打氣筒

 

曲著足

弓著身

正確的姿勢

用力的壓縮

為天地的皮囊

灌注滿滿的空氣

 

低著頭

踏著腳

正確的姿勢

用力的收放

為天地的皮囊

灌注滿滿的空氣

 

喘著氣

握著拳

正確的姿勢

用力的振動

為天地的皮囊

灌注滿滿的空氣

 

打氣筒

 

彎著腳

弓著身

正確个姿勢

用力个壓縮

為天地个皮囊

灌注淰淰个空氣

 

低著頭

踏著腳

正確个姿勢

用力个收放

為天地个皮囊

灌注淰淰个空氣

 

喘著氣

揢著拳

正確个姿勢

用力个振動

為天地个皮囊

灌注淰淰的空氣

 

 

 

 

 

迴游

 

無心的水漬

潑灑了

逆流為一個漩渦

滲濕了無聊的思緒

於心中蕩漾為海洋

心就如同鮭魚

需任何的理由

只憑著一意渴求

迴游入記憶所在

由你的名字匯流而成的

涓涓的溪川

 

迴游

 

無心个水漬

潑灑了

逆流為一個波螺皺

洩濕了無聊个思緒

於心肚蕩漾為海洋

心就盡像鮭魚

毋使任何个理由

只憑著一意渴求

迴游入記憶所在

由你个名仔匯流而成个

涓涓个河壩

 

 

 

 

 

台語詩

 

a

 

e水分吹予礁

只賰思念e

真正ekap

 

 

 

 

 

加轆仔 予鶯歌

 

滑滑軟軟的一垤垤泥

予粗粗的手溫柔的捋著

佇大盤仔頂懸

一直一直咧玲瓏踅

沓沓的  踅著玲玲瓏瓏的聲

 

遮的聲若親像河邊

風吹等著草埔仔

玲玲瓏瓏的聲

 

若親像山跤

風吹著樹葉仔的

玲玲瓏瓏的聲

 

若親像遮庄頭仔

風吹著天頂的

玲玲瓏瓏的聲

 

遮的玲玲瓏瓏的聲

若親像一陣一陣的風吹著

佇遮一直一直玲瓏踅的

一段一段的故事

彎彎糾糾的沓沓的行過

遮得小小的个庄頭仔个尻脊骿

 

 

 

 

 

客語詩

 

 

e

 

e

心分苗種佇土

分地生樹林

分人倒樹仔

好做樵e

 

e

 

e

選擇了分人食忒心

歷史个滄桑

 

e

 

e

恁樣滑溜溜仔

分心溜走忒

 

e

 

e

分風吹燥了

像鹵水个逞強个妄念

這個像塵灰个

盡鹹个味緒

這係直直澀入心裡背肚

 

e

 

e

蘸撩了个心

定定仔醃缸

倒出來个

鹹鹹摎淡淡

 

酸醋e

 

酸醋e

發酵了个酸

酸入心

 

茶米e

 

茶米e

溫燒个湯水泡了

心佇罐仔裏肚捩捩轉

淡淡个香味

倒佇杯仔肚个甘甜

 

 

 

 

 

河壩脣个甜根子草

 

彎彎糾糾个河壩脣

生著當多个

甜根子草

佇冷風裡肚

盡像白鶴仔个羽毛

歸片个搖搖僇擺擺

 

搖搖僇擺擺个

甜根子草

無驚冷冷个風直直个吹著

僇河壩肚个河壩水

共下彎彎糾糾个

陣打陣个行到海唇該位去

 

 

 

 

 

大紅花

 

禾頭田肚仔

都種大紅花來做風圍

像一堵一堵个矮牆仔

 

羅嗶仔、白頭公僇斑鳩仔

佇該溜上又溜下

恬恬仲佇田塍仔

分溫柔个風吹著

蝶仔流流又連連

 

大紅花當 lang sien

恁樣風神个

佇該純樸个田頭仔

 

 

 

 

 

溜苔仔

 

低低濕濕个地泥

大石牯頂高生著溜苔仔

軟軟綿綿个

在該位

恬恬仔伏等

聽著土地个聲音

 

 

 

 

 

姐公个西裝

 

姐公笑微微仔著等西裝企等

恁仰形个緣投

盡像後生人共樣个風神

 

阿爸,這件西裝係阿哥分你訂作个係麼?

毋係啦!

係啀後生个時節自家作个。

 

姐公个西裝

行過六十零年

本本頭擺个西裝

也無當舊个

也係像新新个

著等盡合身个西裝

 

姐公笑微微仔著等西裝企等

恁仰形个緣投

盡像後生人共樣个風神

 

 

 

 

 

細極樂

 

細極樂

圓身大箍尾仃仃

索仔綯等擲地泥

佇該佇佇轉

轉轉轉

 

細極樂

當愛轉

轉毋停

轉毋悿

轉毋厭

 

細人仔

當愛搞

搞毋停

搞毋悿

搞毋厭

 

細極樂

圓身大箍尾仃仃

分細人仔搞到咻咻滾

 

滾到凝心仔

顛倒央皮(iang pi)笨笨个

橫忒佇地泥毋定動

 

細人仔

搞到肚屎飫

蹦蹦跳跳轉屋下

 

細極樂

圓身大箍尾仃仃

佇壁角恬恬个歇等分蟲仔叼

 

 

 

 

 

漢語詩

 

豬肉腸

 

曲折縈繞的

綿軟的皺縮著糾結

宛轉柔弱的肚腸

 

讓冒著汽泡的汽水

沖洗著因為思念

而腥臭的肚腸

 

肉泥末

來自你的軀體

充實空虛的

懷抱著肚腸

一如曾經懷抱著你的胸膛

 

 

 

 

 

牛雜湯

 

牛心牛肺牛腸牛肚牛百葉牛脾牛膽牛尾巴

由寬寬胖胖的腹內取出

混雜融合熬煮一鍋牛雜湯

 

鍋內的滿滿

鬱鬱的漩渦

圍就的牛圈中

 

猶然的定定的歇息在

綿綿的嫩草鋪就的夢中

蔓蔓至無邊無際的天邊

 

 

 

 

 

鴿

 

哨音噓嘯吹起

無形的線繫著

侈言的不羈

 

 

 

 

 

蘭花

 

如亂劍的葉叢簇

停駐了

素雅蛺蝶朵朵

 

 

 

 

 

 

 

如細蛇的盤踞

幼童異想的

頭尾用力拉直

胡亂嬉鬧的旋轉

如此的而已

 

率直的剖切線

是月星的引力

泛起的小酒窩

是地球的潮汐

如此的而已

 

玩膩了

一哄而散的

丟棄於角落

卷曲著

如此的而已

 

 

 

 

 

高架橋

 

高架橋迂迴螺旋著

疊疊降降升升

於空隙角落中

伸展蔓延至遠方

又由遠方而逼近著遠方

 

交叉又平行的脈流

俯仰流動著

順著三度空間的河道

奔馳的淺淺流水

傾斜的

冒出陌生又偶然的氣泡

 

河流是巨大型輸送帶

輸送著

一個個如沙漏的心

正反所謂無

但不斷被倒置的

汩汩而流的

漫漫的歸途

 

 

 

 

 

無題

 

橋斜斜的倚在山的胸膛

鳥斜斜的倚在樹的腋窩

草斜斜的倚在田的臂肘

蝶斜斜的倚在花的手腕

雲斜斜的倚在天空的膝頭

風斜斜的倚在流水的腿脛

土地斜斜的倚在天空的腳踝

天地斜斜的倚著宇宙的腳根

悠悠的吟唱著生命的歌謠

 

 

 

 

 

麻雀敲門

 

咚咚咚

扣扣扣

咚咚咚

 

急促的敲著門

這是誰?

並沒有任何回應

 

不在乎

屋內有沒有人

有沒有人聽到

或者有沒有人回應他

咚咚咚

扣扣扣

咚咚咚

 

聲音霎然停止

 

依然不在乎

直到下次的偶然

再來敲你的門

 

 

 

 

 

鄉野賦花帖

 

百香果

 

藤蔓攀爬舊屋半牆

蔓延直上屋頂

層層的藤葉

鑲嵌著

盤盤的月華

溫柔的微風吹過

飄散淡淡的芳香

 

桂花

 

矮牆邊

扶疏的枝葉

鑲嵌著

卷卷的雲朵

溫柔的微風吹過

飄散郁郁的芳香

 

夜來香

 

草叢間

叢蔟的枝葉

鑲嵌著

串串的星星

溫柔的

微風吹過

飄散濃濃的芳香

 

 

 

 

 

鄉野賦草帖

牛筋草

 

牆角水泥地邊

挺拔的草穗

拱鞠的莖葉

強勁的根爪

緊抓著泥土的

卑低粗鄙的

野草的韌性

 

蜈蚣草

 

牆角水泥地邊

仆伏的草穗

節節的莖葉

強勁的根爪

緊抓著泥土的

卑低粗鄙的

野草的韌性

 

咸豐草

 

牆角水泥地邊

蔓延的草穗

強勁的根爪

緊抓著泥土的

卑低粗鄙的

野草的韌性

 

 

 

 

 

菜圃小西瓜

翠嫩的蔓藤卷葉

帶著稚氣

怯怯的蜿蜒爬升

 

攀附於菜葉間

垂掛著如瑪瑙的小小西瓜

也紋著蒼翠斑斕相間的紋路

似乎比碩大的果實

更加可愛迷人

 

小小的西瓜

倚著小小的藤葉

滿足於

雨露微風的滋潤

 

 

 

 

 

瑜珈

 

伸展或捲縮

柔軟或僵固

挺直或彎曲

你的凡俗軀體

息息的吐納

如斯的入定

 

是彎曲的茄子

是瘦削的豆莢

是滾滾的蛋

 

是蠕動的毛蟲

是莖乾了花葉的野草

是綻放了蝴蝶的蘭花

是皺疊的蚌甲

是螺旋的蝸殼

 

是蜿蜒的流水

是退去沙灣的浪潮

是吹過樹梢溫潤的風

是陣雲端墜落的霖雨

 

氤氳的

冉冉的

散去的

你鬱鬱的心

 

 

 

 

 

 

圍牆上

蹲距著

屈著膝

定定的

凍結了

徐徐的風華

 

圍牆上

弓著背

豎著毛

驚動的

跳躍了

徐徐的風華

 

圍牆上

倏然地

逃逸了

徐徐的風華

 

 

 

 

 

吉屋出租

 

 

帶得走的

就都帶走吧

帶不走的

就別帶走了

 

遺忘在空屋的影子

請不要亂丟

他只是過客

不是垃圾

 

 

帶得來的

就都帶來吧

帶不來的

就別帶來了

 

 

 

 

 

蒼鷺

 

纖長的頸項身軀

尖銳的嘴喙

孤獨的站著

似乎欲探求著什麼

又踱步著從容

於洲渚沼溪畔

低沉的嗓音不似雞鴨

倏忽地

振翅衝出淤積濕土

蒼蒼的毛羽

似乎乾涸了泥濘

往陰沉的低空而去

 

 

 

 

 

蠟像

 

稠膩疑滯的

緩緩的流動

溶化的油脂

漸漸的凝固

塑造為人形

 

僵硬的身軀

一貫的表情

不需要血 骨頭

 

一樣彷彿栩栩如生的

靜靜的

手舞足蹈的招搖

 

 

 

 

 

機械詩

 

氣動扳手

 

按著鈕

以最小的力矩轉動

旋緊或拆卸

空氣漩渦中

你浮躁的心

 

千斤頂

 

緩緩的升起

頂著小小的天空

拉開一道窄窄的峽谷

容納著

你微末的心

 

擒縱器

 

可不可以

鑄造一片小鐵

放置於你的身體

用來擒捉又縱放

你游移的心

 

 

 

 

 

 

大雨打在的

滾滾洪流中

虛弱的噫嗝

吐著氣泡的

高山峻穀中

山稜化作土石泥流

平地沿海邊

河流化作氾濫汪洋

泛著漂流的斷木

 

善良純樸腳踏實地的

承受著

無情的風雨襲擊

 

雖然

山嶺崩塌了

河道淹沒了

 

依然相濡以沫著

於小小的水窪

等待風雨過去

 

 

 

 

 

水草

 

誰說他沒有根

浪浪蕩蕩的流水

就是他的根

 

 

 

 

 

風鈴

 

流蕩的

斜斜的軌跡

弧線著

若有似無的

叮叮的音聲

 

 

 

 

 

塑膠花

 

不用澆它水

也不用花香誘惑蝶蜂

也不用凋謝

也不用被風吹落

也不用呼吸

也不用生命

新鮮的花依然綻放

 

 

 

 

 

種子盆栽

 

一顆顆小小的種子

在盆裡抽芽著

一座小小的森林

 

 

 

 

 

標本

 

維持著

凜凜如風的姿勢

如生命

執著不錯的事

 

 

 

 

潤餅捲

 

席捲一匹的寒溫

麵皮包裹的

一山一水的蓊翠

飽滿柔軟的滋味

恬恬的品嚐

 

 

 

 

 

 

盛不住

盛住了

 

盛不住

盛住了

 

盛不住

盛住了

 

盛不住

盛住了

 

 

 

 

 

 

將一片天空

摺疊摺疊摺疊

收藏於口袋

掠過流滑的囀音

漠漠漫漫的

於胸前軟軟的歇息

 

 

 

 

 

披鱗角皮毛的獸

萎靡的瑟縮的斜斜的

仆伏於荒野郊隅草茵中

獠牙利爪茸尾委於地

腐朽的形體彷彿

溫馴大地背反的呼喚

狂風吹過的散亂的

凋謝的花香

 

 

 

 

 

散文詩

 

 

纖細的身軀,屈伸的,柔緩的滑行於水泥地上。

人類驚嚇牠的從容,匆匆躲避的,無暇去索解牠單純的赤心。

牠,只是偶爾出遊,途經人類門庭。

然而啊!僅僅只是這樣,就是個錯誤的巧合。

牠,遠不如被丟棄於牆角的,腐爛的麻繩。

 

 

彈丸的身軀,猥瑣的,搓著腳,縈迴於屋樑間。

人類厭惡牠的從容,匆匆追打的,無暇去索解牠單純的赤心。

牠,只是偶爾出遊,途經人類門庭。

然而啊!僅僅只是這樣,就是個錯誤的巧合。

牠,遠不如被風揚起的,飄浮的灰塵。

 

蟑螂

 

扁平的身軀,窸窣的,迅速的,奔跑於牆縫中。

人類嫌憎牠的從容,匆匆腳踩的,無暇去索解牠單純的赤心。

牠,只是偶爾出遊,途經人類門庭。

然而啊!僅僅只是這樣,就是個錯誤的巧合。

牠,遠不如被堆積的,乾槁的落葉。

 

一行詩

 

 

壓扁的空罐

 

 

 

 

 

客台語對照詩

 

阿公个水橋(客語版)

 

五十零年个老頭擺

忒舊个材仔搭个水橋爛忒

這庄頭个做田人

共下仔

煞猛个

扛等紅毛泥僇磚仔

行過草草泥泥个田塍

 

佢兜儕

利用農閒圳溝無水个時節

阿公僇大家共下打磚仔做泥水

煞猛个

一垤磚仔一垤磚仔

慢慢个起等

這個磚仔起个拱橋

幼秀僇結實个水橋

分做田人做得蔭水耕田

 

這下个水橋

舊舊个

也無放水了

風涼涼个吹等

佇該恬恬个企等

 

佇該所在記憶肚个阿公

也係煞猛个

一垤磚仔一垤磚仔个

慢慢个砌等這座

幼秀僇結實个水橋

 

 

 

 

 

阿公e水橋(台語版)

 

五十幾年前

太舊e材仔搭e水橋爛去

遮庄頭e做田人

鬥陣仔

骨力e

夯著紅毛土佮磚仔

行過tho-mue發草e田岸

 

利用農閒圳溝無水e時陣

阿公佮大家鬥陣phah磚仔做土水

骨力e

一垤磚仔一垤磚仔

沓沓e起著

彼个磚仔起e拱橋

幼秀擱結實e水橋

予做田人通im水做穡

 

這馬e水橋

舊舊e

也無放水矣

但是風抑涼涼e吹著

佇遐恬恬仔徛著

 

佇遐所在記持內e阿公

猶是骨力e

一垤磚仔一垤磚仔e

沓沓e砌著遮座

幼秀擱結實e水橋

 

 

 

水橋,用來引圳溝水灌溉農田。

 

 

 

 

 

 

銀土

 

銀灰的土地與天空

迤邐的一畦畦的田野

金潤潤的的麥穗

如水流般蕩浪的

綿綿的山嶺涓涓的溪流頃頃的湖泊

涵蘊的麥種一一的豐收

 

車埕儲木池

 

一一的層疊的山中

一一的水鴨 鳥悠游

一一的緬懷林業興盛的時代

 

一一的高懸的天車

彷彿依然張著的吊臂

一一的投置於

沉水的夢境中

木質的氛香

 

一一的浸泡

樸拙無華的滾木

濕漉漉的

異想中的乾燥

 

一一的素樸的心

仰臥著

想像那些岸上的響音

被斲斬削刻的

構築接榫的

一一的雕琢

堅軔的信仰

 

 

車埕,位於臺灣南投縣水里鄉,早期木業興盛,儲木池為保存木材的水池。

木材由天車(起重機)吊運至儲木池中。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