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從前‎ > ‎95-98埧雅報‎ > ‎

來去山頂掠石虎

張貼者:2010年8月12日 上午1:39賴漢章
95年8月號
來去山頂掠石虎、雉雞、山兔      作者:林瑤棋

       石虎、雉雞、山兔三種動物現在已經瀕臨絕種,可是這些動物在五、六十年前的大雅山頂到處可見,我們大雅人所稱的山頂就是大肚山區,即今橫山的山頂仔及秀山鬼仔埔、下寮、大肚山公墓或球場一帶。

        石虎有人叫牠山貓(suaN niau),也有人叫牠貓仔(ba-a),也有人叫山貓貓仔(suaN niau ba-a),在學術上也有人叫豹貓。牠是臺灣最美麗最威風的貓科動物。

       石虎害羞溫馴,但要捉牠時卻很兇猛,所以過去小孩哭鬧不乖或夜間不睡覺,媽媽就會嚇唬他說:「貓仔(ba-a)來囉!」,小孩就不再敢再哭鬧,其嚇唬力不下於日本時代的:「大人(tai-zin)來囉!」或光復後的:「阿山兵仔來囉!」。

       石虎很像家貓,體型比家貓略大,毛的花紋與家貓一模一樣,都是虎斑,僅能從耳背一塊白毛來辨別牠是石虎。石虎跑得比家貓還要快,棲習在岩縫或樹洞裡,白天睡覺,晚間出來活動覓食,多數捕食野鼠,我們要看到牠的綜影不容易。

      石虎沒有人捉牠來當寵物,也沒有人捉牠來吃,牠的量急速減少,著實令人不解,是否因捕食毒死的野鼠而被毒死,或是人口密度增加,造成牠沒有生存空間實值得探討。五、六十年前,大肚山系的小丘陵常可看到石虎出沒,近三、四十年來幾乎沒有看過牠再出現,在大肚山系丘陵可能已經絕跡了。

       雉雞又稱野雞,也有人叫牠啼雞(thih5 ke),五、六十年以前,像大肚山這種淺山丘陵地到處可看到雉雞。雉雞可能很多種類,棲息在大肚山的雉雞尾巴很長,矮矮的,約三斤重,羽毛光彩奪目,尤其是雄性雉雞,牠的羽毛鮮豔無比。

       雉雞比較有人會捉牠,有的捉來養著玩,有的捉來吃,雖然牠沒有吃到農藥污染的食物,但也一樣瀕臨絕種。

       現在仍有許多山產餐廳賣雉雞肉,這些都是人工飼養的,飼料雉雞與飼料家雞一樣,沒有野生的好吃,但是物以稀為貴,聽到瀕臨絕種的雉雞,大家都會嚐試,所以吃雉雞肉很昂貴。

       山兔又稱野兔,在二、三十年前,在秀山後面大肚山上還很多,近年來已很少見,雖然山兔繁殖力很強,一年可以生三、四次,可是人類開發過度,造成山兔活動空間大量萎縮,才會在淺山丘陵地幾乎看不到。

       山兔形狀與家兔一樣,只是牠的耳狹長,成圓筒狀,聽力極強,一聽到人的腳步聲很快就逃掉。山兔後腳特別長,善跳躍,人的跑步不容易追到牠。

      山兔眼睛黃棕色,毛多見黃褐色,也有深黑色,少數白色。牠與老鼠一樣,門牙會不斷生長,必須不斷找東西磨牙,所以牠的嘴巴不停的咀嚼。

      從前秀山、橫山一帶的山上很多人種竿蓁或芒草(竿草),這些作物的根部就是山兔最喜歡築洞的地方。我們要捉山兔必須帶狗,狗喜歡追山兔(尤其月光夜),一個晚上捉個五、六隻大致沒問題。山兔的肉比家兔肉好吃,可能是在野外跑,肌肉較結實。

     在頂員林有一個張氏家族叫做「五港泉」,他們原來只是一般家庭,在光緒年間,有一天,他們祖先出門捉山兔,他的狗追一隻山免追到竿草跤,山免鑽進兔穴裡,主人覺得追到的山兔被鑽進洞內不甘心,就挖洞準備捉那一隻山兔,怎知兔穴一挖開,發現六大甕黃金,他就偷偷搬回家,慢慢的用那些黃金買了三十多甲田地,從此他在大雅神岡地區富甲一方,成為著名的「五港泉」,我們暫且不管六大金甕是真是假,從這個故事可知,從前我們大雅的山區確實有很多山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