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從前‎ > ‎92-94埧雅報‎ > ‎

9304大雅尋根(五)

張貼者:2010年10月1日 上午5:56賴漢章   [ 已更新 2010年10月1日 上午6:19 ]

大雅尋根(五) 文/張永昇

      在明朝天啟四年(西元1624年)的時候,荷蘭人佔據了台灣,他們就首先用獎勵民間『開拓墾殖』並『支付資金』的方式來開發水利工程,台灣的灌溉設施因而引為濫觴。

       到了清朝康熙二十三年(西元1684年)清府領台,漢人移民來台人口陸續增加。但是在此時期,由於交通不便,水利灌溉的事業在我們中部地區仍然無法興起,直到雍正中期至乾隆時代及道光以後才有眉目。

      有清一代及至現今,水利設施均稱為『埤圳』。而我們的先民要開發水的資源,要先取得清廷核准的『圳照』,還要繳納『正供』及給予『水租』。如果圳路係取自於『番人』或『番社』,那麼『圳埤主』還要負擔『番租』。
 
     『圳埤主』在執行圳務時,官方會多多加以保護、監督。如果『圳埤主』怠於修理和監管圳埤,官府可以承認給他人取代他的地位。所以,『埤圳權』就如同『田園業主權』,可以獨資,也可以合股共有,並且是以營利為目的。因此,『圳主權』可視同財產一般買賣或讓渡,久而久之,『埤圳主』的子孫就大多不是埤圳的所有權人了。

       清朝時代,在台灣中部的許多圳埤裡頭,以葫蘆墩圳(舊稱貓霧栜圳)最為重要,同時也最具有歷史意義。而我們大雅鄉全鄉都是在葫蘆墩的灌溉範圍之內。

       前幾期,我們都以筏子溪為主體來介紹。這一期再來敘述筏子溪的源頭及農田水利的演進過程:

       葫蘆墩圳:在石岡鄉汲取大甲溪水,到豐原市的大湳里,分為『上埤』與『下埤』兩條埤圳。兩埤圳幹支線總長二百餘公里,灌溉面積九千餘公頃。

       一、上埤圳:再分為『東汴』與『西汴』兩條圳,俗稱『大鴛鴦汴』。『西汴』在神岡鄉大社村的地方,又分為『南門』與『東門』兩支。『 南門』經由本鄉西寶三和兩村,『東門』經由本鄉上楓村東側至大雅排水門,流入『紅圳』到『筏子溪』。

     『上埤圳』是由張達京首先於雍正十年開工,後來因為資金不足,無法再繼續施工。之後,再邀同陳周文、秦登鑑、廖朝孔、江又金、姚德心等人合組『六館業戶』共同出資六千六百兩銀,因而順利築成。並言明:每館得水各二份、平埔族的原住民也得二份,總計十四份,供作輪流灌概之使用。而原住民也將草埔地(現在的豐原、神岡、大雅、潭子、北屯、西屯等地)交給六館業戶開墾。

       二、下埤圳:在『上埤圳』的下游,流經神岡鄉社口村的地方,再細分為五條支線,稱為『五大汴』。其中『塔蓮溝』流經本鄉上楓、員林兩村交界,而『中央汴』則流經員林、六寶、秀山到橫山村。至於『浮圳』則經由六寶到忠義村。『下埤』較『上埤』早十多年開鑿,於雍正元年(西元1723年)岸裡社通事張達京,與土官潘墩仔,以割地換水的方式,取得原住民的同意,出資九千三百兩銀,從朴子籬口築埤,引進大甲溪水,分作十份,八份歸自己,留兩份圳水供原住民灌溉。

      日本人佔據台灣以後,埤圳的主權歸為林烈堂、陳火源、林朝杰、張佐台、林慈、廖錫明、張炎及松本建等八人所有。

     明治三十五年(西元1902年)日本政府將圳埤編入『公共埤圳』,每年補償日金三千一百六十八圓二角一分,直到民國六年,被『公共埤圳組合』以日金二萬六千九百二十七圓七角七分買斷主權。原因是日本人認為過去由民間以營利為目的來經營埤圳,其缺點很多。所以在1901年公佈『公共埤圳規則』,將較具規模,而有公共利益的埤圳,指定為『公共埤』。並組織『公共埤圳組合』,受行政官署指揮及監督,因為經營主權移轉,原主權人也獲得相當的補償。

     民國十年十二月,日本政府頒發『台灣水利組合令』,次年五月公佈『台灣水利組合令施行細則』,規定從民國十二年四月一日起,以同一水利系統合併組織『水利組合』,其灌溉區域在一郡內者,由『郡守』擔任組合長。『葫蘆墩圳』(含下溪洲圳)乃合併『八寶圳』及『王田圳』組織『豐原水利組合』。

      民國二十八年『豐原水利組合』再吸收合併東勢的『本圳』、『老圳』,改稱『豐榮水利組合』。台灣光復後、民國三十五年將日據時代的『水利組合』改組為『農田水利協會』及『防迅協會』兩個單位。民國三十七合併為『水利委員會』。民國四十五年又改組為『農田水利會』。民國六十四年合併豐榮、后里、大甲、苑裡四個水利會,重新組織『台中農田水利會』。 資料參考:大雅鄉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