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從前‎ > ‎8912-9006埧雅‎ > ‎

衍德堂的光彩(下)

張貼者:2010年8月1日 上午12:23賴漢章   [ 已更新 2010年8月9日 上午1:57 ]
90年7月號    作者:陳美吟






   
       林柏壽及林之助昆仲均為知名的膠彩畫家,在埧雅六月號我們介紹了林柏壽先生,但林之助先生寓居美國多年,只固定在每年春夏間返台創作及參與國內美術活動。當我們得知林之助先生已返台並曾回大雅掃墓後,冒昧的打電話詢問可否訪問他,他很爽快且肯定的與我們定下了一個午後的約會。

       在一個細雨紛飛的下午,我們依約來到他位於柳川西路的宿含,林之助先生很體貼的出來為我們預留一個停車位。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林夫人不僅身材保養得宜,氣質高雅,從容貌上更可看出當年「豐原第一美人」的名符其實。在訪談之間林之助先生的幽默風趣也常令我們捧腹大笑,他打趣的說近幾年已不再照鏡子怕被自己像抹布一樣皺的老顏嚇到。

       林之助先生回憶當年,記得父親對音樂的喜好,對藝術也不排斥,所以林之助先生與其二哥柏壽先生才能選擇就讀自己熱愛的美術,更提及 1940年他返台訂婚後再度回到日本,以三個月的時間畫了一幅九尺長七尺寬的大畫「朝涼」參加該年的紀元二千六百年奉祝展獲得入選,“以年僅二十四歲就能入選可是相當難得”林之助先生以興奮的口氣說著。 1941 年林之助先生返台後由於太平洋戰爭爆發而無緣重返東京,但隔年他以妻女為主題所畫的「母子」參加第五屆府展獲得特選第一名總督獎, 1943 年又以「好日」參加第六屆府展,又榮獲第一名特選總督獎,奠立了他在台灣畫壇上的地位。台灣光復後,他應聘至台中師範學院任教,直到民國六十八年退休,把一生青春的歲月都奉獻在該校的美術教育上,而林之助先生的弟子一代傳一代的繼續推廣膠彩畫,逐漸壯大膠彩畫的聲勢。民國四十三年林之助先生與中部美術界人士顏水龍、陳夏雨等組織中部美術協會,以提高創作水準,發掘美術人才提拔新秀,並推行美術教育,林之助先生更連任理事長長達三十四年。

       何謂膠彩畫?民國六十六年林之助先生以素材觀點提出來正名,以取代舊名東洋畫,他給膠彩畫下了一個定義:「以膠水作媒劑,調入礦物質顏料、水干顏料、植物顏料或金屬性顏料所畫出來的作品都稱為膠彩畫」。林之助先生喜以週遭事物來作為創作的主題,其中又以花鳥佔大部分,他說:「花鳥色彩豐富又不危害我們,當我們悲時,好像在安慰鼓勵我們,快樂時,一起歡樂,最令人感動的是他們並非表演給誰看,又盡量發揮個性的特徵,這正是藝術家純粹的創作態度。」林之助先生常會仔細的觀察入畫花鳥的型態與色彩,在速寫簿上寫生,用鉛筆準確勾畫形體,再以顏彩薄塗暈染,紀錄色彩的變化,又從觀察中發現新的感覺,透過心靈的感受,依自己的感覺來創作,這也就是林之助先生一再強調的「高度的理性,豐富的感性」。林之助先生認為藝術家應該藉著大自然來表現自我、呈現自我、將自己的個性發揮極致,如林之助先生最擅長描寫的花卉一曇花,只在夜晚孤獨的盛開,只為自己。他說:「藝術的大道,沒有終點,藝術家應也是永遠在學習之中。」又說:「畫家若有人買畫時,應警醒自己是否粗製濫造,而畫家應給自己打分數,是否滿意自己的畫,畫家是精神的勞動者,如果創作的每幅作品都感到滿意,那麼這個人可能是天才,要不就是不懂繪畫的人。」

       林之助先生以八十五的高齡仍然持續不斷的創作這正應證了他的話「一直畫是畫家的本色」。他對藝術的熱愛,崇高的理想與抱負,是從事藝術的工作者學習的榜樣與楷模。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