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從前‎ > ‎8912-9006埧雅‎ > ‎

衍德堂的光彩(上)

張貼者:2010年8月1日 上午12:10賴漢章   [ 已更新 2010年8月9日 上午2:01 ]
90年6月號
                                                                                     

作者:張啟文


       來到大雅鄉上楓村的衍德堂,這一座三合院位於上楓國小後側兩百公尺遠的聚落內,原本的三合院因兄弟分家已在中間築牆,所以我們看到的是半個三合院,但內外仍有完整格局,庭院內種花、菜,庭院外有梯型魚池,游魚來去翩翩。

      走到衍德堂外庭,眼睛不禁為之一亮,大廳的雕樑畫棟都油上許多現代色彩,反而少用紅色的基調,原來主人是藝術家,林柏壽(排行老二,現年八十七歲)和他的弟弟林之助先生,年輕時分別到日本東京的美術學校留學,柏壽先生在二十六歲學成歸國,他和弟弟的命運不同,他被任命為大雅街的副街長,弟弟則到現在台中師範學院當美術教授。

       柏壽先生健康又健談,子女都有成就,我們發覺台灣的古宅當中保存良好的都是一批有錢又有心的人,如果子孫不肖不賢又散盡錢財,終究會賣掉祖宅,保存良好的台南縣後壁鄉黃宅,就是主人有心又經濟良好。我們看到的上楓村林宅,因為是美術家的故鄉,他們極力栽培子孫,又在各方有所成就,所以把一百多年的古宅保存得很好。

       說起這座古宅,柏壽先生如數家珍,他說原本不是林家的產業,而是一大戶人家的院落,在將要蓋好時,有算命先生對主人說:「此宅落成後福即來」柏壽先生的父親叫林全福,當過秀才,他們是神岡林厝人士,大樹分枝,到大雅鄉來找住宅,這戶人家因積欠林家鉅款,就將此宅抵讓給林全福,果然應驗了算命仙的說法。

       民國二十四年台中地區發生大地震,以豐原屯子腳、后里、神岡為重,當時柏壽先生仍在東京唸書,看到晚報的消息,得知台中州大地震,緊張得不得了,拍電報回台,卻都沒有回音,以為家宅及親人全罹難了,到神戶等船的同時,才由學校派員告知大雅街沒有什麼災害,他也就沒有趕回台灣了,此乃不幸中的大幸。

       柏壽先生回台後,以一年輕才俊任副街長,對於藝術的經營就慢慢荒廢,一直到卸下公職,才又重拾畫筆,他給我們看膠彩畫的原料,是一種中國進口的礦物砂,和水彩畫原料差別很多。

     「這種礦砂一旦入畫,經久不褪色,仍能保持原有的光澤。」他興奮地說,又導引我們走過廂房的走廊,有國畫及膠彩畫,膠彩畫反而不多,他說:「都被四個子女分走了。」他的孩子以珍藏父親的畫為傲,掛在家中那張很大的畫是一幅仕女畫,背景空白,有三位女子,林太太端坐著,柏壽先生的姊姊預備為弟妹挽面,另一旁為侍候的小妹(佣人),如今若林太太在世也八十多歲,這張畫記錄了青春年代的容顏,也令我們感動。

      我們在廂房的客廳坐著,牆壁上掛有柏壽先生的祖父和父親的毛筆字,用框裱得完好,他祖父寫的是朱子治家格言:「黎明即起 … … 」,讓我們讚嘆不已。現在林先生、林太太還有一子共同居住,家有數百卷的佛學錄音帶,他們篤信佛教,又有日本人的生活習慣,潔淨無比,庭院種的花草蔬菜,在柏壽先生還在作畫時,就以庭院的蘭花及天堂鳥為對象,自在又方便。我看到那些錄音帶以及正廳莊嚴的佛堂佈置,笑問林先生:「您信佛教嗎?」他卻笑著搖頭地說:「我就是佛。」我們都哈哈大笑,我明白了,他自信地活者,以藝術為生命,一個人的一生,選擇一樣努力的目標,好好去經營,終於獲得成就,得以享譽,也不枉此生,我們祝福林先生全家,跨過他的庭院,在門前的池畔道別,結束一趟古宅與美術專訪。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