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從前‎ > ‎8912-9006埧雅‎ > ‎9007-9012埧雅‎ > ‎

同安所的由來

張貼者:2010年7月31日 上午6:02賴漢章   [ 已更新 2010年8月9日 上午1:47 ]
90年12月號

作者:大雅鄉農會楊奕樹專員

(一)漢人登台

       國姓爺鄭成功東征大員(臺灣),驅走荷蘭人,開始台灣三百年歷史的端點,但其本人卻心在反清復明征霸中原。值此同時滿清政府則苦思消滅明鄭餘黨之良方,以求安靖東南沿海。兩軍對峙之下,國姓爺苦心經營府城周邊方圓五十公里之地,巡行之處最北不越新營現址,固有新營、柳營、柳鳳營、隆田地、官田地。大員之開拓則交由大將、親家翁兼大臣相劉國軒負責經略.

(二)劉國軒北伐

      在一個濃霧的清晨,其情況逼似國姓爺攻打鹿耳門,劉部浮身海上,當太陽昇起,雲開霧散,劉部大軍已展開無情的廝殺,見人即砍,其地點相當於今梧棲重劃區,清水大槺榔、二槺榔一帶。當時身穿鹿皮,手持弓箭零星抵抗的平埔族人泊布拉族係以零星散居成數個部落,而我存在於沿海平原上,由於平埔族人係半獨立狀態散居,故當劉部挾其百戰經驗及優勢戰船、火炮下的攻擊便一戰潰不成軍。一個由南京退守東南沿海 ,進而流亡海上入侵大員 ,最後建立起一個嚴苛軍管社會的政府,其軍人嗜血成性是乃必然。平埔族人的抵抗雖係天經地義,但結論是鄭軍刀起,番頭落地,雖有少數人逃向山區,更有少數人隱姓埋名,以漢人思維自許而倖存,但平埔人死亡十之八九,新秩序由然產生,德化社、感恩社、沙轆社、水裡社、大肚社建立。

(三)漢人入墾

       新秩序底定,社名雖存.但主控權操在漢人之手,未曾稍易 。 於馬、紀、蔡、 王、楊、趙、黃等泉州人擁入填補人口空檔,由於漢人具文字、數學、鐵器、水利、農耕、社會組織等各種優勢,生產力大增,而面積土地對人口吸納能力大,因此漢人一波波東來,新榮景、新社會於焉產生,但好景不常.泊布拉族的獵場迅速開發殆盡,荒埔仔消失了,稍晚到的漢人只得向大肚山中開發,郁永河遊台灣遊記「稗海紀遊」中的敘述的美麗森林、蒼鬱生態、猴群野鹿跳躍期間的景象,逐漸為晚到的漢人開墾成旱田,至此大肚山以及西側海岸平原盡入漢人墾區。

(四)漳州人的腳步隨至

       相對於泉州人,漳州人是一群較深入內陸的族群,善於水利、農耕,拙於討海、 經商,因此海岸平原不是適當的棲身處,因此和同屬不善海、商的客家人既爭不過泉州人的情況下,紛紛東遷或被逐,最後大都離開海岸平原。隨後到的漳州人更直接進入大肚山以東平埔地方停下來墾殖。

(五)泉漳之衝突

       大肚山東西兩側的平埔族社會分別為漳州人、泉州人摧毀而建立新秩序,但土地吸納農業人口的能力具極限性,軟柿子早已消失,因此漢民族的特性紛紛出籠,各大氏族以家族地、姓氏相結合,共同追求利益,反觀則是各家族間則存有利益之爭,更大規模的便是泉漳械鬥,漳州人引大甲溪水灌溉農田,其所興修的水利溝渠在大肚山東側由三條圳、二條圳、頭條圳而終於新圳,但陽明山計劃前的大肚山東緣仍屬泉州人的地區,因此沿新圳、頭條圳是乃泉州人、漳州人犬牙交錯之地,邊界之地也是戰爭械鬥的前線。

(六)同安厝的產生

       泉州人、漳州人均屬百越人的一支,但漢化的過程中,隨時間不同、來源之差異而存有些許不同,最明顯的是口音之不同、次看是生活習慣不同,因此各團結會成利益團體,既有相鄰之處便有衝突之因、械鬥結果應一句老話,戰爭哪有不死人的。當泉州人、漳州人來場轟轟烈烈的械鬥之後,可憐的犧牲者陳屍野外,好事的收屍者既分不出來何者為泉州人屍,亦分不出何者為漳州人屍,但知生前為利益、族群而獻屍荒野。但死後卻為他們同埋於同安此地共眠。和平路口往北一公里半、山皮之西、新圳之東尚存一座「萬魂同安墓」,此即一般泉、漳械鬥後犧牲者埋屍處,亦有稱同歸所,同安厝者之由來。

(七)結語

       時光飛逝,飛灰湮滅在地之人亦不解其因源,由海線入大雅行年二十有餘,重新勾起歷史之回憶,不是重新引起仇恨,只因那是史實。大雅鄉西側存有過渡色彩,也曾隱忍一段悲劇,行經此地,願風和日麗、蒼生安好。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