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從前‎ > ‎8912-9006埧雅‎ > ‎9007-9012埧雅‎ > ‎

賣菜阿伯

張貼者:2010年8月8日 上午5:39賴漢章   [ 已更新 2010年8月9日 上午1:10 ]
90年9月號 作者:鄧玫玲

      
      
      
         那聲音,泉源自深深的喉管,彈動自箏箏的嗓簧,來自久遠,遠遠超越過自己的童年。在那個七月流火蒸烤的早晨,那聲音像溪流清澈,涼涼地潺潺地流過那段被閒置的夏日。「買菜喲!來買荇菜、咩仔菜、菜豆仔、菜瓜一」不是嘶沙老媼的乾澀,不是厝啞老翁的哽咽,就這麼綿綿稠稠的,聲聲撞進我的耳膜,而後漸漸渾雄,清亮。來了,賣菜老伯,一騎黑實的老鐵馬,用最和緩的步調,最溫婉的節拍,滑過每一戶人家的大門,划過每一戶人家的庭院。
 
       時間總是在這時候翻閱到從前,樸實的鄉村情調隨著他的老鐵馬輕輕彈奏著。而空間卻在目前,家家門戶戶院,十戶九空,上班族的生態佔領了大半天空,老伯的菜只能賣給留守的老人、無力的小孩和一時賦閒在家的女人。等待他的到來,如同他期待我的出現“一個黝黑精瘦的老人,兩袋翠綠的青菜。嘎,一聲剎住的鐵馬,就是依約的叫喚“渾圓如碧石的絲瓜、鮮翠滴水的空心菜、尤其是麻意的嫩葉、餐桌上如碧綠湖水的濃湯,就是這件懷舊憶往的成品。彷彿走回了童年,沒有隆隆的車聲,滾滾的黑煙:更不是千篇一律的電子擴音,只有粗啞的叫賣。老人的聲音,人聲的原汁原味、說不出的軟柔、說不出的悠揚,情感包住裏面、滄桑裹在裏頭,聲聲叫賣出那個流逝的久遠年代。

       就這樣,我買了一整個夏天的往昔,煮了一整個暑假的麻薏蕃薯湯,把古老的氣味買下來,把鄉間的味道煮出來,真的是馨甜無農藥的原味,真的是自家栽種的農村樸品。只可惜,就這麼一個夏天,第二年的夏天老伯便不再出現,想念和擔憂瀰漫了好幾個夏天的心緒。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