埧雅報‎ > ‎鄉親臉譜‎ > ‎

我的二叔

張貼者:2012年1月21日 上午4:31賴漢章   [ 已更新 2012年1月21日 上午4:32 ]
作者:爾雅

    二叔今年七十七歲,上通天文曆算,下達地理風水,為人和善睿智豁達,品德學養厚實,甚得族人敬重,服務鄉里,造福社會各族群,客戶近悅遠來,門庭若市。兩岸三通後,台商前往大陸設廠,他的足跡更遠颺大陸廣州深圳上海寧波等地。雖然它的右腳膝蓋以下彎曲僵硬,卻無損於他是一個『跛腳的勘輿師』的光輝。

    十九歲前的二叔是健壯活潑的青少年,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莊稼子弟。那年夏天,有個悶熱的午後,二叔和家人從潭子新田山挑柴回來,因天氣懊熱難當,便把腳浸到水裡泡,不知過了多久,右腳發麻,開始不明原因的抽痛,祖父曾多方延醫治療年餘無效,終而萎縮僵硬需拄仗而行。

    拄著扁擔行動的二叔, 好長一段時間,每天無奈的看著家人辛勤的忙碌著,想著自己殘廢的腳,眼前盡是灰暗的天空,絕望的未來,然而日子並不因為心裡的悲傷而停滯,生活的腳步還是 不停息。二叔告訴家人:吃力的工作做不起,但可以負責放牛、割草、剁蕃薯葉、生火等較不費力氣的工作,分擔一點農事、家事也打發落寞且無聊的日子。

    祖父雖然憐惜二叔的殘障,但念及將來兒女各自成家立業之後,唯恐二叔一身孤零,常告誡他:「靠父母,靠兄弟,不如靠自己。」半年多後,透過親戚介紹,祖父將 二十歲的二叔送去豐原信義街一家中藥房當學徒。二叔一心一意要做個好學徒,但無奈腳殘無法適應上下樓梯搬、曬藥草的工作,三個多月的中藥房學徒生涯因而作 罷。

    蟄居鄉間的二叔依然忙碌,每天例行的工作─放牛、割草時,望著無際的原野,浩瀚的天空,自己卻只能在狹窄的田埂上踱步。天地雖寬,何處是安身立命之地?有天 看著親戚送來的紅帖,突然腦海閃過一道光,心中湧起了希望,他看著自己一雙手,用手摸摸頭笑了,他發現與民間信仰息息相關的行業─『擇日』是最適合他目前 狀況的選擇了,他徵得祖父同意去拜師學『擇日』,以便學得一技之長,他日得以糊口營生。

    祖父費心的湊足了拜師的束脩禮─一萬兩千斤稻穀(分三期支付),二十一歲的二叔正式拜本省勘輿界泰斗林朝水大師為師,開始三年四個月的習藝生涯。拄著扁擔的二叔,走走跳跳的來回在學習路上,他期許自己要成為一個傑出的勘輿家,他相信人唯有努力不懈,『自求多福』方能『其命唯新』。

    大師教二叔研讀剋擇講義、地理講義、勘輿與實證、地理與人物、地理與人相、水龍宮等十二大類,四十多冊專業書籍,涵蓋擇日、算命、地理、風水、拜神五大領域,是日後書寫日課、命狀、探勘陰陽宅、祈神、謝神理論與實務基礎。

    下了課的二叔,時刻不忘讀書,每天複習熟記上課內容,走在路上,總是不停的反覆背誦,因喃喃自語,無視他人,常引來過路人猜疑的眼光,二叔不以為意。牽牛餵 草時。一手繫著牛繩,一手拿著書,一面看書,一面放牛,牛填飽了肚子,二叔也把當天的功課讀得差不多了,他的勤勉力學,換得老師的傾囊相授,奠定穩紮的專 業基礎。他為晚輩立下一個『充實自己是力量,感動別人是功夫』的典範。

    民國四十五年,政府實施『陽明山』計劃,闢建清泉崗軍事基地,基地內有祖母、婆婆娘家、姨婆等親戚朋友及鄉親,他們需遷徙至新社、埔里落戶,二十四歲的二叔 正好發揮所長,二叔為他們探勘吉地建宅,擇良時喬遷,建立新家園。二叔的專業和誠懇,深得親友的信賴。他的名氣,一傳十,十傳百,不出數年間,聲名遠播。

五 十多年來,二叔以專精的勘輿為人服務,登門討教的,上有達官貴人,下有販夫走卒。一封封的日課、命狀,一趟趟的陰陽宅戡定、拜謝神,讓恭請笑納的紅包源源 而來。他成家立業,晉身中上社會流層。他己立立人、己達達人的傑出成就,殘障人士少之能與倫比,也是同輩族人中佼佼者。二叔成功背後的心路歷程,有家人的 愛和支持,有二叔走出障礙、勇往直前的毅力,方能圓人生的夢。            (這是我夫家二叔的真實人生故事,爾雅撰稿)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