埧雅報‎ > ‎鄉親臉譜‎ > ‎

鐵馬明仔

張貼者:2010年6月10日 下午4:56賴漢章   [ 已更新 2010年7月1日 下午6:08 ]
 
 
 
 
 
 
 
 
 
 
 
鐵馬明仔(右二)的新興車行
每天都有老友,前來泡茶、聊天,
門庭若市,簡直是老人的聚會中心。

 
他沒有赫赫身世,也不曾做過豐功偉業,介紹他只是代表這個世代的人物,怎樣從困頓的夾縫中奮鬥,求生存,求發展,走出一條光明的路。

他本姓連,出生於東勢新伯公。因父親兄弟多,因此分一部份到南投郡坑種香蕉。父親也生五個壯丁,他排行老五。養父在水裡開布店,生意不惡,稍有積蓄。但只生一女,當時人們對香煙傳承非常重視。養父發了一個願,誰家兒子有緣,被他嬉弄得笑出來,如生父母同意,即收養他。有此因緣,他過繼給布商做養子。

四歲時,養父壯年過世,養母把布店頂了出去,離開這個傷心的地方。帶著他搬到臺中市居住,靠著存款利息過日子。滿六歲到新高公學校(現為臺中市太平國小)就讀,四年級時,二次世界大戰,戰火燃燒到臺灣本島。為了躲避空襲,搬到馬岡厝居住,和馬岡厝結了不解之緣。光復後,到大雅國民學校,繼續讀完五六年級。兩年中和花眉的好友洪明雄同學互爭矛頭。

政府遷臺後,臺幣貶值四萬換一元,養母的積蓄泡湯。從此,過著三餐不繼的日子。年紀小小的他,只好替人做長工換一碗飯吃,而頭家林阿土,對他不惡,讓他半工半讀,以優異的成績完成義務教育。

畢業後的第二天,即到江阿絨先生(俗名臭獻仔)經營的自興腳踏車行當學徒。說到江阿絨先生為什麼取個女人味十足的名子,是有典故的。原來江阿絨先生的父母連生好多個男孩子,就盼望生個女兒,當江阿絨出生時,產婆生怕拿不到紅包,騙他的父母是女嬰,因此就到戶籍事務所報戶口,取名江氏阿絨,滿月那天才發現是個男嬰,那時也不知道怎麼去改名子。

在自興車行學藝的日子裡,每天要挑三個小時的井水,供十幾個人使用,還要做很多打雜的事,那時沒有假日,只有過年時,放三、五天假。平時也沒有零用金,簡直是學徒兼長工。沒有薪水,只有過年時老闆買一套卡其衣褲送給他。他很有耐心,因當時能求得當學徒的機會也不容易。終於挨過三年四個月當學徒的苦日子,學會了一手修理腳踏車的功夫。

出師後,轉到大雅街頭張興先生所開的車行當師傅,每個月新台幣四十元。說真的,生活不下去,乃離開車行,臨時改賣枝仔冰,冬天則賣麥芽糖,十七歲時,回到馬岡厝吳連池先生經營的腳踏車行,當師傅。十九歲與他相依為命的養母去世,這時家中只剩下他一個人。那年,在親友的鼓勵下,在馬岡厝五叉路口開個小小的腳踏車行-新興車行-經營自己的事業。

二十歲經友人做媒,與號稱馬岡三大美女之一,在張江來醫師開設的懷安診所服務的藥局生羅屘小姐(江來醫師的外甥女)結婚。當時是一對人人稱羨的郎才女貌的新郎新娘,共育一男四女。本來想每個子女能讀到國中畢業,就讓他們到加工區幫忙家計。但子女們個個乖巧聰明又懂得用功,都想上進。

為了籌措子女教育費,他積極找尋副業。首先兼營腳踏車零件,又和友人合夥販菜,合夥購置三輪貨車為農民運穀到農會,又開養雞場培育卵用雞,但都沒有成功,不但沒有賺錢,還蝕了老本!終於時來運轉,當時有位張姓警員,賣給他二手孵卵機,開始為民眾孵雞卵、鴨卵、鵝卵,雖然很忙,但忙得不亦樂乎!當時正盛行養九斤雞,更使他生意興隆,也攢了不少錢,有了積蓄,子女們的心願也都達成了。他們至少也都大學畢業,也都有很好的職業,長子也留學美國,個個都有美好家庭。

他說:「人要懂得感恩,『食果子要拜樹頭』!」,自己空手來到馬岡厝,在這個福地生根發展成家立業,而且教育子女有成。因此,要回饋這個地方。舉凡地方的事,他都盡量做義工為地方服務。年輕時,參加馬岡厝派出所義警隊,協助地方治安工作;當三和國小家長委員,出錢出力,關心地方教育;又當三和村社區理事,關心地方建設;兼任建興宮、大眾爺祠管理委員;現在擔任老人會總幹事為老人服務。他廣結善緣,他的新興車行,每天都有老友,前來泡茶、聊天,門庭若市,簡直是老人的聚會中心。

他是誰?他就是馬岡厝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鐵馬明仔」!

(撰稿:洪立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