埧雅報‎ > ‎鄉親臉譜‎ > ‎

松溪嫂的奇味人生

張貼者:2010年8月26日 上午2:50賴漢章   [ 已更新 2010年11月12日 上午1:37 ]
92年10月號  第一名媽媽-松溪嫂的奇味人生

      一位大雅土生土長的老太太,卻能說一口標準的國語,很多人都不敢相信,以為她是外省籍老婆婆。這樣的一位神奇老太太是怎麼辦到的呢?其實再簡單不過!當她的女兒從學校帶國語課本回來時,她在一旁跟著學跟著唸,不用注音符號,不必上成人補校,國語就能琅琅上口。這樣一位總明絕頂的女人,就是出生在大雅街頭的陳玉蕊女士;就是嫁到大雅街尾的松溪嫂,一生都在大雅度過的一名奇女子。

輝煌燦爛的國小生涯-少女時代

      如今松溪嫂日日端坐在及幼幼椎園裡,聆聽著四周盈盈滿滿的兒童笑語,總是一再想起自己的少女時光,一再訴說國小六年的輝煌。六年來,年年是全班第一名;年年是班長,領著全班同學唱校歌、做體操,樣樣領先;事事勝任,真正是出類拔萃,鶴立雞群。畢業時不但成續優等,還得到全勤賞、運動賞,許多美麗的榮耀都降落到當年 15 歲的陳玉蕊身上。

◎ 躲空襲的驚恐年代-日據時期

       國小畢業,受完日文教育的陳玉蕊, 16 歲出嫁了。從大雅街的 60 番地嫁到大雅街的 125 番地,從此成了松溪嫂,開始為人媳為人婦的淡泊生活,少女時的燦爛光芒,悄悄隱藏在生兒育女的艱辛歲月裡,尤其是侍奉患有羊癲的婆婆,更是說不出的苦楚,婆婆的脾氣不好,凡事得順從,沒有一絲忤逆的空間。婆婆稍稍受刺激就會發病,突然地就會仰躺在地,全身抽慉,松溪嫂除了百依百順,,還要隨時陪侍在身邊,不敢有一點閃失。

      婆婆的病不時發作,已讓松溪嫂驚惶不已,然而還有更惶恐不安的事,每天按時響起的空襲警報,每天 11 時轟轟而來的美式轟炸機,在炸藥滿天飛舞的生死關頭,領著三個女兒躲在自家的防空壕裡。每天,天一亮,就準備著空襲的來臨,松溪嫂永遠記得一大早起床煮一大鍋蕃薯簽稀飯,分成二小鍋,一鍋早上吃完,一鍋端到防空壕裡,等著轟炸機隆隆炮襲的時刻 ,一家人在防空壕裡配著菜脯、豆豉匆匆下肚。吃自己種的青菜、地瓜,自己醃的冬瓜、菜脯,浸漬的醬菜、豆豉,偶而配給到一小塊豬肉,這樣生活,松溪嫂覺得衣食無憂。惟一的風浪,就是每日空襲的無情摧殘,雖然沒有傷到自己家中一磚半瓦,總是從別處傳來不少死亡的消息。大雅國小後的大郡溝就在一次空襲中死了無數外地的勞工,一大群人躲在溝邊的竹排下,被炸得死傷累累,羊癲的婆婆一聽說這個可怕的傳聞,當場倒地,一頭撞上門檻的磚角,血流如注。

◎ 簡樸平靜的生活一台灣光復

       戰爭結束後,沒有空襲的恐怖威脅,生活的腳步依舊,依舊下田耕種醃漬醬菜,林松溪先生外出作木工,收入微薄,還是偶而買一塊偏肥低價的豬肉回來,一 家人吃著肥膩的豬肉,也能吃出另一番鮮甜的滋味。六女一兒的生活再貧困,也從沒打算把任何一個女兒分給別人,更何況松溪嫂回想起這段時光,沒有一絲艱苦的怨尤。

       反而一再回想自己的母親,松溪嫂覺得最苦的是一手撫養她長大的守寡母親,為了讓她讀書識字,母親為人煮飯,外出作工,含莘茹苦。為了讓女兒完成畢業旅行的願望,母親拿出一個月的薪水-五塊錢,讓女兒到台北去見見世面。

◎ 達到人生頂峰的晚年-風華再現

       兒女一一長大成人,林松溪先生不幸過世後,松溪嫂兒女成群的窩巢漸漸空去。 一大清早松溪嫂來到大雅國小練外丹功,晚上到永興宮頌經團學習頌經,此時松溪嫂少女時代的第一名又慢慢回來了,頌經團的經文她字字能懂,外丹功的功法步步熟練,領著大雅不識字的老人們學習誦經;帶領著大雅愛運動的老人們,勤練外丹功,當年出類拔萃的風雲,在松溪嫂的晚年一一重現。松溪嫂 70 歲了, 仍然健步如飛,跟著誦經團的步履去過中國大陸;跟著外丹功的團體遠遊到歐洲、美國,邁向世界的腳步,讓松溪嫂的人生境界登上高峰。

◎ 及幼幼椎園裡幸福的老人

      現年 85 歲 ,松溪嫂清清楚楚地記得,她民國 8 年出生。外丹功已不能鍊了,世界旅遊已離她太遙遠,每天拄著柺杖在家附近走走,是她唯一的運動,除此每天到幼稚園裡,看著一群天真活潑的小朋友,靜靜坐在辦公室長桌的松溪嫂,回顧自己的一生,兒女皆有成,兒女都孝順,走到這樣一個圓滿的頂峰,松溪嫂找到了人生最幸福的答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