埧雅報‎ > ‎鄉親臉譜‎ > ‎

劉阿鼎先生

張貼者:2010年7月1日 下午6:10賴漢章   [ 已更新 2010年7月1日 下午6:23 ]
 大雅鄉長寶會會長劉阿鼎先生
洪立峰撰文


『豆油鼎仔,芋語能仔,落腳仔秋耕!』這是大雅鄉東陲老一輩的人耳熟能詳,念起來很順口又合韻的一句話。

二、三十年代的人們喜歡把人們的名字前面冠上職業或人的特徵,使人們更能清楚所講的是所指何人。例如:『樹薯祿仔』、『牽牛瑞仔』、『米甲猛仔』、『拖車仔川仔』、『藥店源仔』、『店仔龍』、『鐵馬明仔』、『瓜笠仔榮』…、甚至父子一家人也都冠上同樣的職稱,這些名號讓人們聽起來覺得有一分鄉土的親切感。

出生於民國初年的年青人,尤其是佃農子女,他們都有一股強烈的企圖心,想跳離貧苦艱困的生活。他們看到前輩的祖父母、父母,整年不休的佃農生涯,雖然一年到尾,一生到老,勤奮不懈,到頭來還是貧困如昔。因此,他們想創業、想學得一技之長,來改變前途,謀得更好的生活!但是,那時是農業時代,要實現這個願望談何容易。

劉阿鼎先生是這個時代的典型人物,小學畢業後即和同年齡的少年囝仔『芋語能仔』一起學做小生意,賣起「豆語」 (豆腐乳) 。為了互相不搶生意,彼此約定以雅潭路為界,一個賣路頂(路北) ,一個賣路腳(路南) 。後來的幾年,還做過賣布,賣雜細…等小生意。農忙時期,身為長子的他,還得跟鄰人『放伴』種稻、除草、割稻。一忙都要二、三個月,也因而鍛鍊一身硬朗的體格和勤勞的習慣。由於他對插秧、割稻有優良的技術,加上不偷懶、不怕勞苦的精神,因此,大夥兒也邀他參加農事團遠征『海口』、中壢做插秧、割稻…等工作。

四十歲那年轉行賣豆油,騎著腳踏車,車上載著、掛著一箱一箱(用木頭做的)的豆油,少說也有兩百斤重,穿梭在鄉間道路上,挨家挨戶『放豆油』。這時,『豆油鼎仔』的名號,才開始響亮起來。接著,與友人合資經營醬油工廠;幾年後,自己獨資經營,頗有成就。製造醬油的副產品可以餵豬,旋又開始經營畜牧業,家庭經濟也改善了許多。成群的子女,也各成家立業!一家子和樂融融,令鄰里羨慕。民國八十九年,獲得模範父親的頭銜,可真是實至名歸。

這時的『豆油鼎仔』也開始做社會服務的工作,擔任過醬油公會理事、常務理事、監事、常務監事。七年前,更獲得鄉親擁戴擔任大雅鄉長寶會會長,為老人們服務。由於他熱心服務,為人和氣,領導有方,獲得老人們敬愛,因此連任四屆至今。大雅鄉長寶會也在他策畫、領導下,會務蒸蒸日上,民國九十四年更榮獲臺中縣政府頒發老人團體會務績優獎!

談起他的趣事豪情,還多著呢!筆者就提一件與大家分饗。當他經營醬油工廠時,曾撮合了一對廠內員工的美好姻緣,由於當時結婚的習俗和現在一樣,有『請子婿』和三日回娘家的習俗。『請子婿』要邀『子婿伴』(伴郎),請『舅仔』要邀『舅仔伴』,身為媒人的他,可要兩頭跑。由於『請子婿』時和對方『舅仔伴』喝酒結緣( 酒仇 ),因此,約定三日後再對壘。女方住在東勢,是熱情的客家人。當天中午『子婿桌』,一口氣喝了十幾打黃酒,桌下都是空酒瓶,雙方意猶未盡。其實,當時大夥兒已經喝得酩酊大醉。但誰也不服誰,無法解決。最後『媒人公仔』─阿鼎先生,拿起『二品碗公』倒了一瓶黃酒,「咕嚕咕嚕」一口氣把酒喝完,並揚言現在起敬酒改用『二品碗公』。這時,大家才心服口服,結束這場不用槍炮的戰事!

談到農曆七月,他也提到『好兄弟』的鬼故事,讓人聽了毛骨悚然!他說的實實在在,信不信由你!他說了三個故事嚇我,讓我也轉述如下:嚇嚇大家!

一、在農曆七月的一個傍晚,當他披星戴月從田裡收工回來,這時,雲層較厚,月色昏黃,當他走到『二甲二』的地方,忽然聽到一陣『唰唰』跑路的聲音,他停下腳步,四處一望,周遭一點動靜也沒有。這時的他,頓時,頭皮漲了起來!他聽人家說,那是『好兄弟』跑雨的聲音。

二、在『港尾埔』有一棟房子(鬼屋吧)!住在那裡的人,每天晚上一定要供獻金紙、祭品,否則一夜不得安寧!

三、他為人犁田時,每過一份田,一定要『供獻』。有一次,他忘了『供獻』。當他把『牛擔』掛上牛背的時候,他所飼養的牛隻,忽然狂奔起來!『手耙』的齒全部折斷,還好,牛隻無傷,他趕快準備金紙、祭品供獻,才相安無事!

好了!再說下去,『阿鼎伯仔』又要請我們喝一杯了,再見!拜拜!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