埧雅報‎ > ‎9912埧雅報‎ > ‎

花眉拾穗

張貼者:2010年11月27日 上午2:19賴漢章   [ 已更新 2010年12月6日 上午4:57 ]
文/洪立峰

    『花眉』是大雅鄉西寶村的一部份。光復前‚花眉庄是一個保(村) ‚光復後和『西員寶庄』合為一村---『西寶村』。但把貫穿全庄的村路統稱花眉巷。花眉庄在清朝原名華圍庄‚『華』是花的古字。當時‚可能此地大戶莊稼的竹圍‚開滿野花‚為與社口的『大竹圍』區別‚故稱為花(華)圍庄吧!

  風光一時的『花眉庄店仔』

      日據時期‚『花眉庄店仔』是附近幾個村莊的市集。當時的『社口街仔』、『馬岡厝街仔』‚都比不上花眉庄店仔熱鬧。因當時交通大部份靠雙腳‚那時的保甲路‚花眉庄店仔東可通『牛埔仔』、『中陽』、『三角仔』、『圓寶庄』‚西可達『楓樹腳』、『壩仔』、『圓林仔』‚北可至『瓦窯腳』、社口、南可到『馬崗厝』。後來金豐客運行駛現在的中正路‚貫通豐原至臺中‚在花眉設站‚交通可說四通八達。

     『花眉庄店仔』‚位在馬岡厝溝和八張犁溝的分流處‚短短三十公尺的老街‚有兩家『豬砧』‚兩家中藥店‚一間『柑仔店』‚一間醬油工廠‚一間木工廠(箍桶仔) ‚一間理髮廰‚一間『米軋仔』(碾米工廠) 。經營豬砧、柑仔店和碾米廠的張尾老先生‚儼如此地的大家長‚大事小事都要他出面處理‚這裡的土地祠也是他創廟。挺著圓圓的肚子‚一副掛不牢靠的老花眼鏡‚瞧人總是從眼鏡上方瞄出來‚大人小孩看到他總是敬畏三分。日據時期‚尤其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一切物資以支援日軍前線為重。米、油、肉類都是配給的‚一個月幾兩豬肉‚幾兩油、幾升米‚都要經過張老先生的手。因此村民眼中把他視為老佛爺。他的三兒子秋庚先生 (肉庚仔)到日本經營事業賺了不少錢‚每次回來‚好多村民陪他喝茶、玩牌好熱鬧‚也常拿錢回饋村里。張老先生的孫子們也在光復後收起『豬砧』、『柑仔店』。經營針車加工廠‚這是花眉庄第一家加工廠。

      第一家中藥舖的醫師『阿德伯仔』‚做人和氣、為人善良‚留著長長的鬍子‚抽一根長長的水煙斗‚是村子裡的健康守護神。平常人們生病都是在田野間找些藥草自行治療‚萬一治不好再找阿德伯仔診療。由於阿德伯醫術精良‚和藹可親‚得到村民的愛戴。他的兒子林茂崙先生後來從事教育‚當了好幾十年校長;另一兒子在大雅鄉公所服務‚也傳承衣缽為人看病。

     『阿目先仔』‚也是一位中醫師‚後來也搬到『花眉庄店仔』‚他比較善於小兒科。學會法術‚常常看到他比比手踏踏腳口中念念有詞‚為小孩子收驚驅邪‚他的後代也傳承當中醫師。

      經營『醬間』的呂萬得先生‚人長得不高‚卻娶了全村最高的妻子。可惜呂萬得先生英年早逝‚醬間的生意也結束了。全靠妻子母兼父職‚拉拔也長得高挑的四男一女長大成人。後來子女們‚都到外地經營醫藥方面的生意‚也有很好的成就。

      開理髮廳的蕭西東先生‚是村民的消氣桶‚一副幽默的嘴臉‚令人看了從肚子裡笑出來。講起話來‚聽的人笑得人仰馬翻‚但他仍一本正經的樣子。可惜生不逢時‚不然『許不了』就紅不起來。他理髮的技術一流‚掏耳朵更是細心‚生在現代可能很快就成小富翁‚但當時大夥兒經濟很差‚理十個頭‚大概收不到三個現金‚其他都是賒欠‚要等到冬頭收取穀子。因此‚日子過得苦哈哈的‚但他仍不改其樂。

阿錦秀封『汴仔』
  
    『錦秀伯、秋金伯、阿周伯』‚三位是花眉的酒國英雄。他們形影不離‚就像『劉、關、張』桃園三結義‚他們為人客氣‚午後常常『相招』到店裡喝小酒。一天下午‚『阿周伯』突然用力的打自己的嘴巴。有人問他『按怎啦?』秋金伯說:「『阿薩不知』我們去一位朋友家喝喜酒‚同桌的客人勸酒‚他說半碗就好‚結果半碗喝完‚沒有人繼續勸酒‚三個人只好回到店裡買酒喝。人家說:『細意(客氣)餓嘎治(自己) ‚活該!』」

      老友『旺先』、我及幾個朋友一起喝酒‚我不勝酒力‚把杯子裡的酒‚平分給其中兩人‚請代喝。『旺先』說了一句話‚『阿錦秀封汴仔』。問他甚麼意思?他回答說: 「虧你是個老花眉‚連這一句花眉諺語都不懂! 」原來‚錦秀伯在缺水時期把兩邊別人的『汴仔』封起來‚全部的水都流到自己的田裡‚被人發現問他為什麼這麼做。他悻悻的說: 「兩邊都封起來比較公平」。自從石岡水壩築成了以後‚爭水的事情就不再發生了。而這句『阿錦秀封汴仔』‚花眉的人遇到無理的事‚就用這句話來搪塞‚大家也就莞爾一笑‚不再計較。

『店仔撐』

      農業社會‚農忙過後比較閒著。很多人喜歡到店舖閒坐聊天。因此柑仔店成了村民的轉播站。那時三個走賣聞名的『豆油鼎仔,芋語能仔,落腳仔萩耕!』其中的『落腳仔萩耕』‚因身體不好收起販賣肥料的生意‚也到花眉庄店仔開了一間柑仔店。由於他早年在漢學堂讀過不少書‚買了不少『緞仔書』‚如封神榜、東周、西漢、東漢、三國、東西晉、唐、宋、明、清各朝代的史誌或演義。其他如:西遊記、紅樓夢、西廂記、白蛇傳…‚都熟讀強記。晚飯後‚一群顧客自動集合‚來聽『落腳仔』講故事。夜深了‚聽完一段故事‚他們要求第二天再來聽續集。其中有一個『嬰仔伯』‚兒子在臺北買了一部收音機送給他‚因家裡沒電‚每天下午背著收音機‚帶到店裡播放‚也吸引了一群人‚每天按時報到。這些『店仔撐』要離開時‚總會買些魚補仔、蔭漬仔、糖、鹽…等日常必需品‚對店裡生意總有些幫助。

『雷公』教孝

     『落腳仔萩耕』有一個同門師弟‚平時對母親不孝‚稱呼母親都用很不雅聽的『阿X婆(ㄆㄨㄚ〜) 』 ‚不把她當親娘看待。『落腳仔』夫妻苦口婆心勸他要懂得行孝‚否則會遭雷劈‚可是總聽不進去。一天傍晚‚『天黑黑!』快下雨的樣子‚他因酒癮發作‚快步走向店裡來‚走到爬坡處的電桿下‚忽然一個閃電閃過他的腳邊‚他臉色蒼白急急忙忙衝進店裡來‚在屋裡又一個閃電打過來‚他急忙跪下求饒‚從此‚他改變不孝的行為。

『鬼故事 』

      來店裡的人最喜歡講也最喜歡聽鬼故事‚筆者也又怕又愛‚但聽了之後‚在家裡一個人都不敢上廁所‚筆者沒有膽子也出了名。有一位周先生‚他曾經到臺南的『咑吧呢』開墾‚『咑吧呢』這個村莊‚在日據時期‚因殺了一個日本人‚而遭滅村的噩運‚周先生他們到這裡開墾‚沒幾天都打道回府‚鄰人問他為什麼?他說:「住在那裡晚上不大平靜。」夜裡上床睡覺‚第二天早上竟爬不出來‚原來半夜臥床被轉了180度‚嚇得他們毛骨悚然‚不敢繼續留下來開墾。

        再生伯仔說‚他在傍晚時分‚看到甘蔗尾上有一個大頭晃來晃去‚走近又不見了。筆者住家附近全是甘蔗園‚從此‚除非有伴晚上不敢出門了。

      松筠伯仔說‚在兩旁都是竹林的小路‚傍晚遠遠望去‚有穿著白衣的人從對面走過來‚走近了要向他打招呼‚卻忽然不見了。有人講得更為恐怖‚倒在路邊的竹子‚會突然間『ㄕㄨㄚ』的一聲直立起來。從此筆者連白天要穿過竹林小路‚心裡都毛毛的。

      筆者父親也說過他親身的經歷:一個夏天的傍晚‚從東寶庄妹夫家回來‚走過火車的軌道邊‚看到五六個小孩‚光著屁股在小河裡玩水‚父親叫他們這麼晚了趕快回家‚卻沒有回應。父親以為是附近人家熟人的孩子‚大聲叫他們的名子‚也沒有人理他。用小石子丟到水裡嚇他們‚更無動於衷。這時整個頭皮脹了起來‚回到家裡心裡怪怪的‚找了一個朋友點著油燈前去探個究竟。只見河邊的『水柯仔』‚樹皮上都是被石頭打傷的痕跡。

     『瘦忠仔伯』一身是膽‚有一個月兒不太亮的夜晚‚單身到現在民生路的『鐵線網仔橋』下捕魚。抬頭看到前頭水面上‚有一個長髮的女郎在水面上行走‚他大聲的說『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陽關道‚我們不要互相打擾。』他繼續捕他的魚。而這個放學以後玩水的好去處‚我也從此不敢恭維。

      鬼故事太多了‚如真似假說有還無。有一位張先生平常也晚出晚歸‚一天聽了鬼故事‚賴在店裡不敢回家‚最後只好買了一瓶酒央人陪他回去!

『花眉土地公應(蔭)外方』

      花眉土地公跟『旱溪媽祖』一樣蔭外方‚花眉就是一般講的畫眉鳥‚這裡的人宿命就是必需到外地奮鬥打拚。本村的保正(村長)阿聘伯仔‚幾個兒子出外做事求學都很有成就‚大兒子耀東在臺中開了大醫院‚二兒子耀西和『 肉庚仔 』都在日本經營事業‚都是日本僑領‚富甲一方。當然他們也都回饋家鄉‚曾在三和國小合贈一間教室。還有很多在外地經營事業有成的人‚他們也都不忘回鄉拜謝土地公。

      花眉一群有心人士‚聽地理師之言‚花眉應在南邊出水口‚再建一福德祠的分身‚才能守住錢財‚使花眉興旺起來。因此『阿炳師仔』、『竹旺伯』、『阿揚伯』、『鐵人仔伯』、『進財伯』…發起建廟‚並徵得獻地又出錢出力的地主陳漢章先生慨然同意。落成當晚還發生一段小插曲‚一位南投的阿兵哥‚騎著機車路過‚被一位老人攔住‚害他跌倒‚奇怪的是機車和人毫髮無傷‚他到廟裡探個究竟‚方知廟在落成‚第二天清晨趕來拜拜‚也慷慨捐錢建廟。二十年後‚花眉已不是昔時可比‚一片富庶繁榮的景象‚年青的一輩也學業有成、事業成功‚而原來的福德祠也翻修得煥然一新。
Comments